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外科技

哈萨比斯导师:人工智能媲美人类或需两百年,神经学是条出路

作者:虞涵棋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2018-02-01 字体:【】【】【

  在深度学习最热的两大关键词“AlphaGo”和“自动驾驶”,托马索·波吉奥(Tomaso Poggio)都有声名卓著的学生,分别是DeepMind天才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和Moblieye首席执行官Amnon Shashua。 

  “深度学习:从炼金术走向化学”,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与DeepTech深科技1月28-29日主办的全球新兴科技峰会上,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教授托马索·波吉奥抛出了这个演讲标题,显然是对前段时间深度学习界那场口水战的某种回应。 

  激辩深度学习是否“炼金术” 

  2017年年底,人工智能顶级学术会议NIPS因为一份获奖演讲风云突变。在这个本该充满套路的环节,当届经典论文奖得主、谷歌工程师Ali Rahimi意外向深度学习开枪,提出深度学习是“炼金术”。 

  从围棋到智能驾驶,深度学习缔造了眼下这一波人工智能热潮。其本质是通过大量匹配的输入和输出数据训练计算机,使其自动提取相关特征,建立联系,免去了人类设计特征。但也因如此,计算机给出结果的逻辑是一个“黑匣子”,无法为人类所知。 

  AlphaGo下赢了柯洁,但它为什么落这一子?制造AlphaGo的DeepMind工程师们也不知道。 

  Ali Rahimi由此提出炼金术的比喻。炼金术“管用”,催生了冶金、纺织和现代玻璃制造工艺,但不是科学。他希望世界能建立在严谨、周密、可验证的知识之上,而不是“炼金术”。 

  Facebook科学家、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Yann Lecun迅速对这一比喻进行了驳斥。他归纳道:“在科技史上,工程产品总是要先于理论一步:镜片和望远镜先于光学理论问世,蒸汽机先于热动力学问世,飞机先于飞行空气动力学问世,无线电和数据通讯先于信息论问世,计算机先于计算机科学问世。” 

  面对这场口水战,波吉奥虽未直接站队,但抛出“炼金术”的比喻,已隐隐站在了MIT校友Ali Rahimi的一方。波吉奥是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将认知科学与深度学习结合建立模型,模拟人脑看到物体后的反应。他见证了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但他也承认“炼金术”问题:人类需要去了解智能的整体架构,以及智能背后的科学原理。 

  

  

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教授托马索·波吉奥

  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虽然Yann Lecun归纳的科技发展史并没有错,事件通常会先于理论产生,但却不是一定的。“比如深度学习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它不一定。” 

  深度学习非常依赖数据,但人类却不是这么学习的——人类通过与家长、监护人的频繁互动进行学习。所以,现在的机器学习其实是比较“笨”的。 

  正因如此,波吉奥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预判较为悲观,可能需要200年才能拿到媲美人类的水平。“如果要达到人类的智能助手水平,可能只需几年或者十几年。但如果要这样的一个助理除了规划人类出行之外,也能够玩游戏、打比赛,像人们一样谈论一切,我认为要有更长的时间。” 

  比爱因斯坦更聪明的大脑 

  那么,深度学习要如何从“炼金术”中走出来?人工智能要如何真正地学习?波吉奥认为还是要回归理解人类智能,即脑科学和神经科学。人脑智能如何产生,是科学需要解决的元问题。在这点上,波吉奥显然又站在了Yann Lecun的对立面。尽管深度学习的基本架构最早受到上世纪60年代猴脑视觉系统的启发,但Facebook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现在的卷积神经网络其实与大脑神经网络已无可类比之处。人工智能绝非“仿生学”,就像此前人类模仿鸟类制造飞行器,但发展出空气动力学后,才知道翅膀的振动并不必要。 

  而波吉奥认为,从60年代的猴脑视觉系统到现在的计算机视觉,从脑科学到深度学习,这些架构在本质上都是一脉相承的。 

  人工智能的下一个突破口,波吉奥相信会来源于神经科学。目前,他的团队正在研发的基于人类和猿猴视觉系统的新架构,其核心功能是综合性地生成日常流程。这个过程并不需要对机器进行预先的训练。不像现在的AlphaGo,虽能在棋坛封神,但如果下棋的房间着火了,它都意识不到。 

  

  

DeepMind天才创始人、“阿尔法狗之父”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

  “就像在这个房间里,我可以问它任何问题,你是坐在左边还是右边,房间有几个窗,灯是不是开着,你不需要对它进行预先的训练,因为我们也不可能预设所有可能的问题。”波吉奥说道。“这个架构看起来和深度学习可能正好是相反的,因为它不需要大数据,而是通过神经科学的方式达成。” 

  在这个过程中,波吉奥希望能越来越了解人类自身,包括那些人类最好奇的宏大问题:世界来源哪里,去向何处,是否有来生等等。 

  波吉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青少年时疯狂崇拜爱因斯坦。不过,爱因斯坦也只是在物理和宇宙学领域取得了成就,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领域的问题。他开始遐想,如果能造出比爱因斯坦更聪明的大脑,能否解决一切问题。 

  波吉奥相信,随着计算速度和储存空间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的能力会越来越强,尽管方式不同,但它们都是人类智能在机器上的复制和增强。 

  而波吉奥的天才学生哈萨比斯,也拥有远超过围棋的目标:“他很有野心,想要真正的智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