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科技

血液检测阿尔茨海默症还有多远?最新研究给出更多证据

作者:贺梨萍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5-07 字体:【】【】【

  如何通过血液检测方式来更早得知患阿尔茨海默症风险?这种被认为更便宜、侵入性更小的新方法最近又有了新的证据。 

  日前,《美国医学学会杂志神经学》 (JAMA Neurology)发表的一项新的研究证实,一项简单的血液测试——研究人员分析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血液样本中的神经丝蛋白轻链 (NFL),可以揭示大脑中是否存在神经细胞加速损伤。研究认为,血液中的NFL浓度还可以表明某种药物对神经细胞损失的影响,从而也有利于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的研发。 

  近年来,科学家开发了非常灵敏的方法来检测血液中某些物质的存在,这些物质可以提示大脑和神经系统疾病,如帕金森病、多发性硬化症(MS)和阿尔茨海默症。NFL就是科学家瞄准的这些物质之一,它是一种构成部分神经内骨骼的结构蛋白质。 

  当大脑神经受损或者垂死时,该蛋白质就会渗漏至脑脊液,浸入大脑和脊髓,然后再进入血液。此前就已发现,在患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人群中,NFL的水平较高,但一直缺乏长期的研究。 

  该项研究的负责人、瑞典隆德大学研究人员及其附属医院的医生Niklas Mattsson表示,“判断神经细胞损伤的标准方法包括用腰椎穿刺或脑部核磁共振检查来测量病人体内某些物质的水平,这些方法是复杂、耗时和昂贵的。而在血液中检测NFL更便宜,对病人来说也更容易。” 

  “我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NFL浓度会增加,而升高的水平也与累积的脑损伤相一致。”Mattsson说。 

  这项新研究关注的重点是这种疾病的常见形式,即散发性阿尔茨海默症(阿尔茨海默症分为家族性和散发性)。它是世界上最普遍的慢性病之一,也是阿尔茨海默症最常见的原因。 

  研究人员分析了多年来从1583名患者身上采集的大量血液样本。包括1182名不同程度认知障碍患者,以及401名健康受试者作为对照组。 

  “最近发表的一项小规模德裔美国人研究显示,家族性阿尔茨海默病也有类似的结果。综上所述,这些研究表明血液中的NFL可以用来测量各种形式的阿尔茨海默症对脑细胞的损害。”Mattsson表示。 

  Mattsson提到,“在药物开发的早期阶段检测这种药物的效果,对尚未完全发展阿尔茨海默症的人进行测试,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血液中NFL浓度的测量可以表明,一种药物是否真的影响神经细胞的丢失,何时达到了最佳剂量,或者是否应该尝试另一种药物。 

  Mattsson补充,“在以前的药物试验中,这些药物的效果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这有几个原因,例如,一些患者可能并没有阿尔茨海默症。或者,尚不清楚这种药物是否在发病过程中引入得太晚。测量血液中的NFL浓度可以让未来的药物开发变得更容易,这既可以通过跟踪药物的效果,也可以通过包括显示测试对象神经细胞退化标记。这种方法将使我们能够从结果中得出更可靠的结论。” 

  Mattsson强调,继续研究测量血液中NFL作为阿尔茨海默症的一个标志到底有多灵敏,以及从纵向变化中它可以预测出什么,这些都很重要。而有潜力的药物的效果也需要在新药研究中得到证实。不过,他认为这种方法离成为标准的临床程序不远了。 

  “哥德堡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正在进行准备工作,以便在不久的将来将这种方法作为临床程序。然后,医生就可以通过简单的血液测试,用这种方法来测量阿尔茨海默病和其他脑部疾病中神经细胞的损伤程度。”Mattsson最后提到。 

  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复杂的、难以诊断的疾病,它是逐渐发展起来的慢性疾病。这种疾病包括认知和身体功能的退化,以及脑细胞的萎缩和死亡。目前,还没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减少大脑神经细胞的损失。现有的药物可以减轻认知障碍,但不能减缓疾病的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最富有的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等人,也正在资助相关研究以获得更好的诊断方法。 

  2018年7月,阿尔茨海默氏症药物发现基金会(Alzheimer 's Drug Discovery Foundation,ADDF)启动了“诊断法加速器”基金,比尔•盖茨、伦纳德•劳德(Leonard Lauder)、ADDF、杜比家族、查尔斯和海伦•施瓦布基金会(Helen Schwab Foundation)等在内的多位商界和医学界领袖最初承诺提供3500万美元。今年4月2日,该组织宣布从现有捐赠者和贝索斯家族那里筹集了大约1500万美元的新资金。 

  比尔•盖茨在4月2日发的一篇博客文章中也指出,科学家们已经接近确定一种针对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血液检测方法。“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血液检测很有可能被用于招募患者进行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