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科技

飞奔救人的中科院“蛇博士”有话说

作者:史静耸 文章来源:中科院之声 发布时间: 2019-07-05 字体:【】【】【

  7月初,中科院古脊椎所收到了一封不同寻常的感谢信。是一对陕西夫妇感谢博士研究生史静耸的,他利用所学知识,努力帮助救治了一位被毒蛇咬伤的患者。这则消息引爆了社交网络,大家纷纷留言点赞。中科院之声的编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史静耸,请他来回忆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并给遇到类似情况的朋友提个醒。 

  6月2日夜里23时,有朋友把银环蛇咬伤的朋友圈求助截屏发给我。银环蛇有强烈的神经毒,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中国境内最危险的毒蛇。当时已经是深夜,在陕西本地一直找不到抗银环蛇血清,所以情况有些紧迫。 

  2017年我不慎被蝮蛇咬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北京304医院)接受过住院治疗。所以第一个想到的是给这边打电话问问。不过求助了一两个小时,一直没有答复。血清生产厂家也已经下班,电话无人接听。但是银环蛇毒性太强,留给患者的最佳抢救时间十分有限。在跟伤者家人确认了情况,并确认需要帮助之后,我问室友借了些钱就马上打车前去北京304医院。 

  到了医院的急诊科已经快到凌晨2点。表明了自己的中科院博士生身份以后,我在值班医生的协助下,查询到了银环蛇血清的库存,有且仅有1支。但是,抗蛇毒血清属于特殊药品,医院有规定仅限患者本人本院内使用。此时让患者从陕西转院至北京已经不太可能。在值班医生的建议下,我转交了两个医院之间的联系电话,双方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沟通,并通过传真完成相关的申请手续。最终,304医院破例调出了这第一支救命药。经过挂号、交款等一系列手续之后,我替患者家人拿到了304医院库存的这唯一的1支抗银环蛇毒血清。 

  

  

抗银环蛇毒血清  张亮 摄(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虽然药拿出来了,但是运输成了问题。血清必须低温保存,通过快递托运不仅时间保证不了,而且担心药品在路上变质。最快的办法就是乘飞机亲自护送了。 

  虽然血清拿到了,但是距离咬伤已经快7个小时。病情比较危重的情况下,一支血清可能不够,而此时天也逐渐亮了,我在去机场的路上电话联系伤者朋友,尽量想办法继续联系血清厂家,看看能否再调来一些血清备用。同时通知另一个同学帮我在实验室找一些冰袋、保温盒以便临时保存血清。 

  周一上午的机票异常紧张,因为在医院办手续时的耽搁和路上的拥堵,我最初订购的7点多的飞机没有赶上。最后总算上了一班10点多起飞的飞机。这个时间段内家人来过几次电话询问航班情况,说情况不太稳定。我一边近乎吵架的语气跟各个航空公司沟通插队,却没勇气再接伤者家人打过来的电话,因为既不敢告诉他我还没买到飞机票,又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机场的三个小时很煎熬,也很绝望。 

  在我等候飞机的最后几分钟,接到伤者家人的来电,在陕西省人民医院医生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联系上血清厂家,更加幸运的是,这珍贵的救命药,在陕西本地就有库存。于是在交警队的护送下,这几支血清以最快的速度奔赴医院。 

  终于松了一口气,在飞机上短暂休息了几个小时,下飞机乘车到医院已经快到下午1点。这支“迟到”的血清也终于送到了伤者家人手里。 

  虽然凑够了足够的救命药品,但是注射的方式和剂量也是个问题。根据抗蛇毒血清的说明书“以上剂量约可中和一条相应蛇的排毒量。视病情可酌情增减”。所以在我到达之前,已经注射了第一支血清并开始观察。因为之前有好友在云南被银环蛇咬伤过,昏迷了72个小时。面对焦急的家人,我就给他们讲我朋友的经历,劝他们安心。 

  不过,我的朋友当时注射了4支血清。一些文献资料上也谈到过,如病情加重,在1~2h内追加1~2个剂量(张剑锋等,2006;蓝朝辉等,2010);同时也有资料指出不应盲目增加血清用量(邓海霞,2008)。至于当前的情况是否增加血清的用量,还要跟医生沟通过才能决定。通过上述的案例和资料,我也尝试提出是否可以把剩下的血清都给伤者用上,因为血清主要成分是抗体,除了过敏之外没有太多过于强烈的副作用报道,另外这样也许可以让家属能够更安心一些。但这种超出说明书用药最终还是需要监护人同意并签署。随后,剩下的血清,包括那支北京带来的血清也注射给了患者。 

  伤者家人提出安排食宿,因为我在陕西本地有一些朋友,考虑到伤者花销较大,于是就提出自己解决,不再增加麻烦。 

  4日下午,伤者开始好转并恢复意识。由于临近毕业比较忙,所以在探视之后,我就离开了医院回到单位。 

  回来之后除了自己的导师和室友报了平安之外,再没有向其他人提起。这主要是因为,起初事态紧急,又是深夜,至于前往304医院查询库存,为两家医院的建立联系,乘坐飞机亲自护送血清,以及通过自己身边的救治案例跟陕西医院协商用药剂量,这些都是我的个人行为,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近几年银环蛇咬人致危、致死的种种“血债”(2001年,一位世界著名科学家在野外工作中被银环蛇咬伤没有等到直升机运送来的血清最终离世,2015年好友在云南被银环蛇咬伤昏迷72小时才转醒过来……),来不及考虑可能发生的各种后果。事后我确实有些后怕,因为在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导致不好的后果,都会承担不必要的责任。好在事情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后期经过诸多媒体平台的报道,没想到扩散得如此之快。让我觉得有点措手不及。毕竟我只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做了该做的事情,其实患者能够转危为安,这后面有无数人付出的无数努力:陕西省人民医院医生与北京304医院医生连夜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沟通,才能破例调出第一支抗银环蛇蛇毒血清;次日上午,陕西院方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联系上血清厂家在陕西本地的分公司,本省调运来3支血清,并由交警队一路绿灯护送到医院。从患者转院开始数十个小时不眠不休地进行救助……虽然一路上困难重重,也不可避免的有一些外来的阻力,但正因为大家的不懈努力,才最终有了现在的结果。 

  最后有一点要强调一下。 

  进入夏季,蛇类开始活跃,是毒蛇咬伤的高发季节。毒蛇咬伤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往往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损伤甚至危及生命,而且治疗起来有很大的难度。所以,应该以预防为主。在野外不要随便抓蛇或者打蛇,大多数的蛇都怕人,看到蛇只要绕开走就可以。夏季夜里在山区行走一定要开手电,避免穿暴露脚面的拖鞋、凉鞋。 

   摄影(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野外考察中的史静耸 石胜超 

  一旦被可疑毒蛇咬伤,首先要认清楚蛇的种类,可在第一时间拍照求助专业人士鉴定,想办法打死或捕获肇事蛇,拿到医院去做进一步鉴定,确认蛇的种类,以便对症下药注射相应的抗蛇毒血清。前期的急救主要包括清水清洗伤口,去除残留毒牙,摘掉戒指、手镯等首饰避免血流不畅而发生伤口坏死。 

  一般来说,各地的军区医院或省级医院有可能存有当地常见蛇类的抗蛇毒血清,并有较为成熟的治疗技术和专业设备,例如本次事件中提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北京304医院)和陕西省人民医院就可以专业治疗蝮蛇咬伤。 

  如果咬人的是银环蛇、金环蛇、眼镜王蛇等剧毒的神经毒性为主的蛇类,除了积极寻找血清之外,往往还需要通过呼吸机(机械通气辅助)来维持基本的生命体征。 

  所以,发生毒蛇咬伤事件,不能耽搁一定要尽快、就近赶到医院去进行专业的治疗,不要轻信民间偏方,不能饮酒、剧烈运动,以免造成毒液扩散加速;更不要随便切割、烧烫伤口,以免造成二次伤害。 

   (原题为《飞奔救人的中科院“蛇博士”有话说》)

  

  史静耸在四川甘肃青海发现的新种若尔盖蝮